投稿信箱 |  網站地圖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當前位置: 首頁>黃河文化>文學天地>文學原創


枇杷花開在冬日


趙何冰
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09日  來源:

  “枇杷晚翠”源自《千字文》,描述的是秋冬時節枇杷樹葉依然翠綠的自然景象。即使是到了冬天,萬木凋零,枇杷葉子依舊能蒼翠欲滴,所以說“枇杷晚翠”。

  在單位家屬院內,有三棵枇杷樹,一株較大,兩株較小。一年四季,三株枇杷,交織婆娑,風姿綽約。大的那棵樹干直徑二十多厘米,離地面一米,分出數根胳膊粗的分枝,每根枝丫都綴滿綠葉。葉子大而長、厚而硬,呈橢圓形,遠看形似一把把琵琶懸掛在樹上。

  說實話,對院子里的這幾棵枇杷樹,平日里很少會去注意它們,唯有五一節后,才引起一段時間的關注:每當初夏來臨,枇杷樹上就掛滿了沉甸甸、圓滾滾的果子,果子由青變黃,逐漸成熟,直至滿樹披金,一股清香也隨之而來,令人垂涎。微風一吹,厚厚的葉子輕輕擺動,枝頭的果實搖搖欲墜,這互動甚是可愛。

  時光是走動的。秋,已深了很久。涼涼的風,絲絲的雨,裹挾著凋零的落葉,跌落在歲月里,但枇杷樹依舊翠綠,而且竟孕含花苞。枇杷開花,也許幾乎不會有人注意到,人們欣賞的是春蘭、夏荷、秋菊、冬梅。尤其是進入冬季,說起自然界冬日開花的現象,大多會提及蠟梅傲雪,從來不經意枇杷花開。

  秋季天涼時,大雁南飛季。眾多果樹獻上甜美的果實后,心滿意足地帶走感激與贊譽,接受大自然的安排前去休假,而枇杷樹卻不聲不響地開始稚嫩的孕育花蕾。亭亭如蓋的樹冠間,結實粗壯的樹梢上,一粒粒花蕾在暗暗較勁,慢慢鼓起身軀。枇杷的花小而瘦弱,或白或綠,藏在寬闊的綠葉間,不留心細看,很難發現它的存在。幾片花瓣從布滿絨毛的葉片里探出,十來朵抱成一小支,十來支堆疊一大串,撐起團團甜美芬芳,于霜降和立冬之間綻放。

  枇杷和別的果樹不同,它不走尋常路:秋季養蕾,冬日開花。《群芳譜》云:“枇杷秋蔭、冬花、春實、夏熟,備四時之氣,他物無與類者。” 枇杷因此而有“果木中獨備四時之氣者”。

  印象中的枇杷樹總是在春夏秋冬不分日子的綠。細細思量,一年四季當中,春末初夏的枇杷果最有人情味。萬物蘇醒,也正是一年內蔬果青黃不接的時候,樹上的顆顆綠果,實在是讓人惦記。待到成熟時,金黃的果子帶著綠葉,酸甜可口,營養頗豐。

  “珍樹寒始花,氛氳九秋月”。枇杷不畏風刀霜劍,敢于傲雪斗冰,可與臘梅蠟梅媲美。在滿是凋零的霜降時節,繁花滿枝的枇杷樹讓人心生希冀、心存歡喜、心有景仰、心留感佩。再到春夏之交,那滿樹的綠葉又扶著一串串枇杷,隨風搖曳,向人們招手。

  前幾日,大雪節氣已過,冬愈發得凸顯了。再看家屬院墻角的枇杷樹,早已默默綻放。

  “小雪封地,大雪封河”。盡管鄭州的第一場雪還遲遲未到,但“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”的迷人景觀也不遠了……

  每談枇杷,心中仍會涌出感動。枇杷不事張揚,不懂炫耀,卻給人戰風雪的勇氣、闖寒冬的力量、奔遠方的信心。

  靜靜的芬芳,內斂的甜蜜,枇杷花開,歲月悠然。

 


单机真人脱麻将单机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