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網站地圖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當前位置: 首頁>黃河文化>文學天地>文學原創


司垓段前一池荷


田雨晨
發布時間:2019年12月05日  來源:

  時值初冬,再次見到司垓管理段前的這片荷花池時,以前那種“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的感覺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
  現在的荷花池里十分安靜,池面上漂浮著大片的浮萍,枯黃的殘葉立在池中低著頭睡著了,冷風吹過時,葉子輕輕地搖晃幾下,就像賴床的孩子一般翻個身又睡著了。

  站在荷花池邊,腦海里想象著荷花池不同季節的樣貌,不變的是池邊這塊晚霞紅“清廉”石,陪伴著荷花池度過春夏秋冬,見證了荷花池的一年四季,春有凝翠、夏有嬌艷、秋有厚重、冬有凄美。

  北方的初春時節,在荷花池里一定找不到荷花的身影,這時的荷花還偷偷地藏在胖胖的蓮藕里,被池塘深處的淤泥懷抱著,尚在熟睡的夢中。

  暮春時,嬌嫩的荷葉就像是荷花派出的先鋒,從水中露出尖尖的小腦袋,葉片合攏著,那樣子像是在葉柄上停歇了一只大蜻蜓,東瞧瞧、西望望,替荷花打探著夏天的消息。看到這時的荷花池,你一定能想到詩人楊萬里的那兩句詩:“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頭”,畫面充滿動感,充滿了詩情畫意。

  荷葉隨著時間慢慢展開時,夏天來了。荷葉從卷卷的嫩綠色漸漸地變成了圓圓的一大片墨綠,在水面上使勁舒展著,像一個個碧綠的大圓盤,又如一把把撐開的小雨傘,挨挨擠擠,連成一片,微風吹過,仿佛是一片綠色的波濤,連綿起伏。在這綠色波濤下面,會悄悄地藏著幾朵綠色的小苞,這些綠色小苞便是荷花的真身,一旦出水,花瓣便開始從綠色小苞里往外躥,這時的荷花還有幾分羞澀。

  季夏到來時,荷花會一下躥到荷葉上面,就像神話中的仙人手中托舉的大仙桃,底部白中泛綠,上面粉中透紅,又像是下凡來的仙女遮著面紗在荷葉中間亭亭玉立。在陽光的照射下、微風的催促下,荷花再也顧不得羞澀,紛紛怒放。花瓣炸開時,荷花如碩大的玉盤,拖出腰系金穗的鵝黃色蓮蓬,隨風曼舞。

  到了秋天,蓮蓬越長越大,荷花的身子越垂越低,花瓣開始凋零,最后落入水中,化作一葉玉舟。這時,高挑的荷梗上托舉著荷花的孩子,從鵝黃長到翠綠,直到懷里長出玉珠一般的青蓮子。“青荷蓋綠水,芙蓉披紅鮮,下有并根藕,上有并頭蓮”,真實描繪了荷池入秋的景象。

  寒冬降臨,荷花的根早已深深地扎進淤泥,吸取著營養,積聚著力量,直到荷池裹上一層大雪做的厚厚棉被,她便進入夢鄉。正如詩人李商隱在《殘蓮》這首詩中寫道:“暫謝鉛華養生機,一朝春雨碧滿塘。”等夢醒來,便是明年的再吐芬芳,讓春色開滿整個荷塘。

 


单机真人脱麻将单机手机